正版神码报精选六肖图

  • 反正一切都是烈非自己想当然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正版神码报精选六肖图 > 新闻资讯 >

反正一切都是烈非自己想当然

发布时间:2020-06-04 19:02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119 字号:

三十分钟后,一个黑衣人回到了莫羽栖身的小楼,正是不久前侥幸逃过一劫的那位。他的身后跟着一个老人,深邃的眼神里闪动火焰般的精芒。“就是这里吗?”“是,属下亲眼所见,决错不了。”声音洪亮,看来已经从几十分钟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就是这里了,烈非心头沉甸甸地,六十年前的往事再度浮上心头,以为被尘封的可怕记忆如同被翻搅的河床般,一幕幕在心里重现,纷乱却来势汹涌。“圣者大人?”黑衣人小心翼翼地探问,如果说对于风叶是出于害怕的服从,对于眼前的圣者大人则绝对是恐怖的尊敬。刚才动手为自己驱除心魔时表现出来的实力,实在太可怕了,那气势,直接在他心灵的最深处留下深沉的恐怖络印。“啊?嗯,你把他们的尸体处理一下,然后先回去吧,这件事先不要告诉铁木宗的人,交给我来处理。”烈非终于从记忆的长河里脱出身来。“是.属下告退。”遣走黑衣人,烈非缓缓走近小楼,在风叶造成的大坑前止住脚步:“风叶啊风叶,你又何必呢?若是一个只拥有初级魂兵的人就能对龙族的人造成伤害,六十年前便不会有那场可怕的惊天浩劫了,唉。”摇摇头,绕过坑洞,来到铁制大门前,伸手按下了门铃。铃铃铃。刺耳的铃声在莫羽耳中响起,将正凝神注视方雨纹的他吓得差点跳了起来,平静下来后心里的第一个念头就天厉大哥来了。站起来就往楼下跑去。跑了一半却缓缓慢了下来,天厉说过,交给自己的是极其秘密的联络渠道,既然是秘密的,想必要传到他手上,总是要经过一些周折的,不然,很容易就会被人掌握通讯方式以及内容。想到这里,莫羽缓缓停了下来,站在楼梯上开始思索起来。来的会是什么人?方雨纹的朋友?方雨纹说这房子是刚买的,那么这个可能性不大,还有,如果是方雨纹的朋友,一定会打电话而不是按门铃。难道是……一闪而过的念头让莫羽心里悚然一惊。是那些黑衣人吗?如果是,又为何如此客气?找不到答案,莫羽决定使用最简单方法:去问问。透过厚重铁门的猫眼,借着灯光,莫羽看见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站在门外。“请问老先生找谁?”莫羽隔着铁门问对方。烈非静静地等了半晌,楼里静悄悄地,没有任何回应。想了想,伸手再度按响门铃。莫羽见对方不答话,心里疑惑更甚,他并不知道,这幢小楼是经过方雨纹的改装的,如果打开全部防卫设施,不要说声音,就连神识也很难穿透。早先之所以让风叶察觉客厅有两个人,是因为怕引起某些部门的注意没有打开某些特殊防备。同时也是诱敌。静静等了等,仍然没有任何回应,无奈之下烈非只好开口:“小老儿云族烈非,特来拜见龙女,尚请原谅小老儿冒失之过,赐见芳驾。”声音用精神能注丝成线,从大门里传入,在整个小楼里响了起来。说话的内容不适合让普通人听见,他可不想被人当作神精病患看待。虽然这儿附近好像没什么住户。云族?李医生叫自己找的不就是云族吗?可是现在已经没有用了,自己的病已经好了啊,不过也不对,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恐怕也算不上好吧?天知道方雨纹在自己身上下了什么禁制之类的东西。要不要开门?莫羽左右摇摆,不知所措。“小老儿此来并无恶意,只想和龙女说几句话澄清一下一些误会,并无他意,还请龙女现身相见。”烈非的声音再度传入小楼。老这么让人烦着也不是办法,这个老头看来不像什么坏人,莫羽便一手拉开了大门。门开,一股强烈而炽热的压力立刻由来人的身上压了过来,莫羽感觉像是突然进入了蒸笼般,闷热得让人胸闷气短的错觉,仿佛四面的空气全向自己压了过来,莫羽有自己的身体差点要被挤破的感觉。烈非对着莫羽微微行了个礼:“小老烈非,不知道先生怎么称呼?”压力如同出现般突然消失,莫羽感觉全身传来一阵乏力,差点软倒在地,勉强用被身体挡住的右手紧紧抓住大门才不致出丑,脸上当然不敢露出一丝紧张。殊不知烈非心里也是一阵惊异:在自己强大的压力下,这个年轻人竟然没事人一样,不运功就轻松化解。烈非心中有个很大的顾忌,致不敢将试探表现得太明显,否则,只要他再加大一点力道,莫羽便要当场出丑了。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被人尊称为先生。而且对方是个六七十岁的老先生,莫羽觉得很不好意思。连忙学烈非的样子还了个礼:“我叫莫羽,老先生说你是云族的人,有什么凭证吗?”“莫羽?”烈非低低重复了一遍,脸上闪过一丝疑惑,很快消逝回复平静,从怀中掏出一块色泽温润的玉偑来:“这是小老的信物,请先生过目。”双手恭敬地将之递交莫羽。“老先生太客气了,叫我莫羽吧,我看下就还你。”伸出双手, 香港賽马会一码规律同样恭敬地接过。玉偑入手温润光滑, 两码中特网站无疑是上好的玉石雕琢而成, 彩霸王论坛精选资料不过莫羽并不懂这些,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公开选料只是翻来覆去地查看玉偑两面的图案,与记忆中的毫无二致。确定了对方的身份,莫羽将玉偑交还烈非:“那么,老先生请跟我来吧,现在雨纹妹妹还不想见客,所以,请先到客厅休息一下,有什么问题,希望我可以为你转达。”说完伸出右手,做了个请的姿势。烈非看了莫羽一眼,深沉的目光仿佛要直接透入莫羽的心灵深处,只一眼,莫羽生出一切全被看通看透的感觉。想闭上眼睛,将对方明亮得如同太阳般的眼神在心海里驱散。烈非的双眼仿佛拥有奇异的吸引力,莫羽竟闭不上眼睛。只能目露迷茫地望着烈非如同太阳般明亮的双眸。一片迷雾般的精神领域出现在烈非脑海之中,广阔到让烈非以为自己面对的是无尽的虚空,看不到任何具体的东西。不是他,他不可能拥有如此高深的修为,居然能在我的摄魂眼下隐藏所有信息。龙族的人太可怕了,但愿风叶的行为没有把他们得罪致不肯接受道歉的地步。心中忐忑,烈非抬腿步入小楼。“我烈非以云族圣者之名代表云族全族向方小姐以及龙族致以诚挚的问候以及真诚的歉意,请原谅我的下属们的无礼。”一进入客厅,烈非立即给莫羽来了一个大大的惊喜。显然,烈非把他当成龙族的人了。莫羽并不清楚这个老头来意到底为何,所以也未否认自己是龙族中人,反正一切都是烈非自己想当然,与已无关,心头不负责任的推脱让莫羽欺骗的愧疚感降至最低:“没什么,不过是场误会罢了,不过,我想老先生你有必要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刚在这落脚就有你们的人来找我们的麻烦?”“是这样的,我们最近由于族内丢失了一些对于我们很重要的东西,所以对于一切在杭州出现的不明人士都进行了调查,所以……下人无知,还请先生多多包涵。”“究竟丢失了什么?让你们如此大动干戈?老先生不妨说说,我们或者可以帮得上忙。”莫羽真心的话语被烈非误解为高明的试探。“是件对于我们云族非常重要的东西,对于他人倒是没什么用处,就不劳先生费心了。听说龙……啊,雨纹小姐被我那无知属下冒犯,受到了一点伤害,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这里有我们云族特制的雨和丹,用来调和气血,滋补精神还是有一点用处的,你看是不是让老儿见见雨纹小姐?”烈非巧妙地转移了话题,暗想,新闻资讯龙珠的存在可不能让你们知道,如果让你们龙族知道我们藏着你们的东西,岂不是自找死路?更丝毫不敢提风叶以及三名下属的死。“没事,雨纹妹妹只是有点累,没什么大碍,不过现在她正在气头上不方便见客,所以……”莫羽可不知道这老头的目的到底何在,可不敢告诉他方雨纹现在正昏迷不醒。“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对了,不知道二位到杭州来,是为了什么?”“在家里呆腻了,陪雨纹妹妹出来玩玩,散散心,想不到前脚刚到,你们的人后脚就来找我们的麻烦了。云族中人果然消息灵通啊。”莫羽自己都不知道雨纹的目的,甚至连龙族是一个什么样的家族都不明白,只好满口胡言了。“既然如此,不如就让小老做个东道,陪俩位逛逛这杭州的美景如何?一来当作向雨纹小姐陪罪,二来也好让小老儿尽尽地主之谊。”“这个……怎么好意思麻烦老先生你呢,要不这样吧,你留个电话,我征询一下雨纹妹妹的意见,然后打给你如何?”“这也好,这也好。天色已晚,我就不打扰两位休息了,小老儿就此告辞,二位在杭州城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吩咐,小老儿必当效劳。”烈非留下电话,起身告辞。“好的,老先生慢走。”莫羽一路将烈非送出大门。“嘘。”终于走了,关上大门,莫羽一下子瘫倒在地上,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了,烈非的气势太强烈了,刚进门时的那一眼,更是让莫羽到现在仍心有余悸。在谈话的过程中,莫羽一直硬捱着对方强大的压力,现在人一走,精神一松,便再也站不起来了。“想不到你倒是挺讲义气的,没把我给卖了。”方雨纹纤细的身影无声出现在楼梯。“啊?”莫羽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你什么时候醒的?”“你们谈话的内容我全听见了,你说我什么时候醒的?”方雨纹脸上展露一个迷人的微笑,让莫羽又开始有些恍惚。“不对!我……”莫羽急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把下面的后半句话硬生生地吞回了肚子里。察觉到莫羽想说的话,方雨纹的姣好的脸颊上一丝红潮飞速逸过。心里暗暗想:你个小坏蛋,当时我浑身无力,不想就被你占了便宜。双唇接触时温暖安全的感觉掠过脑际,心里有一丝甜蜜流过。有种莫名的情愫由心底升起,让她有种说不出的奇妙感觉。抛开让人全身无力的奇怪感觉,方雨纹冲莫羽说:“起来吧你,我们收拾收拾,赶紧离开这里。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我现在浑身无力,连站都站不起来,怎么收拾啊?”莫羽哭丧着脸。“呵,这还不简单,把你的力量还给你。”方雨纹的指尖亮起一束紫色的光芒,脱手飞出,绕着莫羽的身体转了一圈,钻了进去。紫气的光芒一没入莫羽的身体,立刻往莫羽的大脑冲去,莫羽头脑中轰地一声轻震,感觉有什么东西被冲散了,强大的精神能量便沿着经脉一路冲了出来,所经之处,莫羽的经脉立即焕发出强烈的生机,乏力的感觉一扫而空,沉寂的真气在精神能的滋养下迅速扩大,莫羽顿觉整个人神清气爽。“这是怎么回事?”莫羽现在感觉非常得好,甚至比被带到这里以前还要好,全身真气暖融融的非常舒服,再不是以前那冰冷的感觉。还有脑中再也分不清楚哪些是来自盘古的力量,哪些是体内原本的力量,两股力量水乳交融再无分彼我。“你晕倒后我发觉你体内有股强大的力量左冲右撞,想要突出体外,一股暖融融的微弱力量在维持着你体内的动态平衡,两股力量相互冲突,各自为政,但是微弱的力量随时可能挡不住另一股强大力量的冲撞,进而失去体内的平衡,到那时你就有暴体而亡的危险,在探查你体内的情况时我发现,每当我的真气运行到两股力量并存的地方,两股力量立刻停止冲突,转而向我的真气发起进攻,于是,为了不使你暴体而亡,我将我将你的力量禁制了起来。封存的你脑海的神识里,这样一来可以滋养那股微弱力量,二来,在我的真气禁锢之下,你体内两股不同源的力量很有可能会融为一体。而现在,果然不出我所料,你成功了,只是过程比我预料的短了太多。事实上你还要感谢烈非,若不是他给你的强大压力,你体内的两股力量是不会这么快融合在一起的。”莫羽想起烈非望向自己的那一眼,心头涌起明悟,一定是他的灵力破开方雨纹的禁制,直接读取自己神识里的资料,使得盘古的力量感受到危机才加速了两股力量的融合。要不然,自己体内的力量是无法和来自盘古那强大的力量取得均衡的。事实上,莫羽的猜测只对了一小部分。在莫羽自身相对微弱的力量由于抵抗雨纹的怪异真气被消耗得七七八八的时候,虽然盘古的力量实际上掌握了身体的控制权,但是几乎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留下了莫羽本源的力量,在雨纹的强大压力下,来自于盘古的力量失去了控制,宣泄而出,导致了莫羽的昏迷,而后,方雨纹的禁制将两股力量囚禁在一处时,实际上莫羽的身体里还有残留的真气,只是失去精神能的引导而暂时安静下来而已,烈非的试探刚正好让这些残留的力量自发的抗拒着外来的力量,使得两种不同性质的真气在没有各自的精神能控制的情况下彻底融合在一起,然后,烈非的摄魂眼才是真正帮了莫羽大忙的功臣,摄魂眼是一门摄人魂魄思想的异能,极其霸道,直接就侵入莫羽的神识深处,当时来自盘古的精神力量已经占了优势,却正好受到了烈非的正面攻击,导致力量大幅下降,使莫羽本源的精神能有了反击的机会,但是烈非的摄魂眼实在太厉害了,两股力量俱感受到了来自于它的强大压力,在一般情况下,两股精神力量都可以选择逃避,来躲过这次摄取,但是神识外面却被方雨纹的禁制包围着,这才使得两股力量不得不高放弃自己部分的存在烙印融合在一起。莫羽此次可说是因祸而得福。“你为什么要救我?”“刚才你不是也帮我在烈非面前掩饰吗?”方雨纹微笑着横了莫羽一眼,害莫羽差点魂飞魄散,才接着说:“其实是因为你是我的同类,所以我才救你的,现在,新生的龙族不多了。”“可是,我并不是你们龙族的人啊。”莫羽连忙说明。“你是,从你身上表现出来的力量,无论是精神上的,还是肉体上的,都与我同源。”莫羽想起盘古的传承,于是不再分辨,只是心头有些不太高兴,自己真的不再是人了吗?这个认知让莫羽有些郁闷。就在这时,门铃再度刺耳地响起。

,,香港三中三高手论坛精选

相关文章Related Articles

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就请分享给身边的好友吧


分享成功还有机会获得精美礼品哦